承德县医院祝您健康!当前日期是:

承德县医院微信公众号

承德县医院健康家园微信公众号

承德县医院视频号

动态新闻

有奖征文作品展示|46年的时光,细数了我与承德县医院的缘分

发布时间:2022-06-11 09:44:22 点击率:428

我最早接触承德县医院,是1976年10月;确切地说,是党中央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的几天。

图片

那年10月2日,我从乡下调到县城。没过几天,粉碎“四人帮”。那天,县城的文教卫生系统联合召开庆祝大会,地点就在县医院前的广场上。我被县文化馆选送出来大会发言。事先有人建议,不要用满篇政治口号,变个形式吧。于是我写了一首很长的朗诵诗。

“啊,如海的洪流;啊,接天的红浪。我们高举旗帜同仇敌忾,庆祝党中央粉碎了‘四人帮’!……”我站在台阶上,尽管紧张得腿直抖,还是慷慨激昂地朗诵完了。会后全体游行,我又和另一个小伙子各举着一根长杆,撑起横幅走在队伍前面。

那时的承德县医院,是一个新建成的两层小楼。

图片

过了一段时间,我的脖子上长了一个硬硬的东西,很难受。去医院挂外科,大夫看了用手一比划:“割了算了!”于是我把脑袋伸过去,打了麻药,手术。

站在医生旁边的是一位非常漂亮的护士。她一边充当助手,一边问我疼不疼?她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。她又说:“那天你在大会上念诗,太棒了!”啊?我一听,心里甜甜的。

这之后,我有事没事总往县医院跑,就希望见到那护士。从单位出来往西走,先是邮电局,过去就是县医院。有一次在药房门外遇到她,她问我:“复习得怎么样了?”我一愣,原来我在县机关中学上英语夜校,她也在其中。这之后,谈话就多了内容。

只可惜和这位护士没保持多长时间联系,就再也见不到了。她很可能调走了。我甚至不知道她姓啥。

图片

其实在这之前我到过一次县医院。那是1972年,我参加工作来县城开会,办理入职手续之前需要进行体检。我从县招待所走了还是沙土路的大半条街,在一个全是平房的大院里进行体检。那时的承德县医院,设备简陋,条件也差。

我后来把家搬到县城,一家人的医疗问题都和县医院紧紧得联系在了一起。这之后的许多年,见证了县医院的发展变化,一是旧楼变新楼,小楼变大楼,二是检查、治疗不断改进,知名度也越来越高。

印象最深的,是在县医院的几次住院经历。

2005年夏天,我因痔疮严重入院。先前本来去承德市肛肠医院的,后来听说,县医院的陈远大夫才是权威,于是在县医院住了下来。陈大夫亲自主刀,解决了困扰我多年的问题。

图片

2011年秋天,我因腿部静脉曲张住院。主刀大夫付元庆。这毛病困扰多年了。付大夫和助手们一番忙活,在我的腿上从上到下割了6刀,抽出一团乱七八糟的坏死的血管。再也不难受了。

2019年,因为长期的胆结石引发剧烈疼痛,又一次住院。主治大夫张金武。本来打算用微创的,大夫说我的情况严重,改为开刀。虽然“没胆儿”了,毕竟解除疼痛了。痛定思痛,进一步理解了“无病一身轻”的道理。

这些年,我爱人也住过几次院。从医生到护士,全都热情周到,尽职尽责,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图片

因为接触时间多,多年来认识了好多医务人员。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原内科主任范维刚。有一次我爱人头晕得厉害,吃不下饭,睡不好觉,范大夫诊断后,说是美尼尔综合症,开了不多的药就好了。那年我参加常规体检,几项指标不合格。我惴惴不安地来到县医院,范大夫一项一项问我,还用手摸我的脖子,过去没有B超,全凭手摸。他问我:“有没有尿急、尿频、尿等待、尿不尽的感觉?”我说没有。他把单子一合,站起来推我:“你啥事儿也没有,快回家吧。”回来后,我写了文章《县医院有个范神医》。

2005年那次住院,我把自己的散文集《驿路情思》拿到县医院,分送给病友,护士也要着看。2011年那次,我把参与编写的小读本《红色故事》带过来,被护士抢光了,说要拿回家给孩子看。2019年住院,我见病房走廊两边有照片,已经很旧了,就找到护士长,要求把我参赛的两幅风光照片拿过来,护士长很高兴,我带过来后,马上就找人挂到墙上了。

住院的时候,见惯了太多的医护人员救死扶伤忘我奉献的身影。深更半夜,医生还对着一张X光片子研究病情;手术室里,护士一次次为主刀大夫擦汗;病房里,护士们登记、打针、输液、送药、皮试,忙得团转。经常听到护士在说:“不要抹不开,这里是医院!”有一个叫赵小兰的护士,长得好看,态度好,技术高,总是面带笑容,不厌其烦。有的老太太说:“这是谁家闺女?哪个小伙儿娶了她,可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啊!”

图片

站在病房走廊的尽头,看着滔滔的滦河水,看着夕阳晚霞,听着橡胶坝上的欢声笑语,再看看来来往往紧张忙碌的医护人员,觉得他们无愧于“白衣天使”的称号,感到的是温馨、踏实、安全和感激。尤其是近几年突发的新冠疫情,县医院的医护人员不仅挺身而出,而且义无反顾地远赴外地支援。核酸检测,总能看到他们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一丝不苟地工作着,真令人敬佩又心疼。虽然有人说,从医院出来,不要说“再见”,可是医院却是人们离不开的地方。

几十年日新月异,承德县医院也在改革发展中不断完善提高。今天提起县医院,有许多感慨。归根结底汇成一句话:“不负使命,努力加油,办成老百姓满意的人民医院!”

图片


WRITER

作者风采


图片

刘 朴,男,1954年1月出生于承德县磴上镇。1972年参加工作,做过教师、文化馆创作员,曾参加三峡考古和全国长城资源调查、全国文物普查。文博专业研究馆员。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先后在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河北日报》、《河北经济日报》、《承德日报》等报刊发表作品。出版专著《承德汤泉行宫》,散文集《驿路情思》、《一路平安》,小说集《威虎山与伊甸园》(与人合著)等。曾执笔大型画册《河北长城》。